当前位置:白旗资讯 > 综合 > “苏州过后无艇搭”,香港应正视回归20年后悄然改变的格局

“苏州过后无艇搭”,香港应正视回归20年后悄然改变的格局

[·温/观察网专栏作家李小兵]

自六月以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监管混乱持续蔓延,暴力升级,甚至在一些地区发生暴力恐怖行为。极端政治势力的行动严重干扰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正常社会秩序,破坏了香港在国际社会的良好形象。

为何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的正常立法活动,逐渐演变为攻击和占领立法会和激进街道的政治运动?

对香港这个一向以法治传统为荣的世界和地区金融中心、经济中心、贸易中心、航运中心和国际枢纽城市来说,香港为何深陷暴力活动绑架的政治风暴而不能自拔?那么,我们如何知道香港监管混乱所引发的社会运动呢?香港修正案争议将以何种形式结束?这里我们将从几个层面进行分析和讨论。

香港修正案争议的持续蔓延是各种权力斗争的结果。

第一层是香港特别行政区修改法律的立法活动。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即使有法治传统的香港,很多法律制度也有漏洞。此外,漏洞太大,杀害在台香港居民的案件无法正常处理,杀害女友的残忍凶手陈童嘉无法追究刑事责任,四处游荡而逍遥法外,受害者及其家人的合法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护,法律正义成为空谈。

毫无疑问,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意识到这一现实问题。如果不能及时完善和填补,邪恶的嫌疑人将无法接受应有的法律制裁。这也违背了香港珍惜和遵守的法治价值观和法治传统。这是香港政府提出修正案的合法性。

2018年3月26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行政会议向立法会提交了《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立法(修订)条例草案》。不仅是为了处理陈童嘉在台湾被谋杀的案件,也是为了堵塞香港整体刑事合作制度的漏洞。

香港媒体截图

然而,到目前为止,随着修正案骚乱的蔓延,社会关注的焦点早已转移到谋杀者以外的政治话题上。被谋杀的香港女孩潘小英及其家人的主张和要求一直被香港社会忽视。修正活动已经成为一种导火线,可以被各种政治力量炒作,引发更多的政治风暴。从这个角度来看,香港社会在法治的面纱背后确实有一面难以看透。

第二个层面是找出监管干扰引发的社会运动背后的深层社会原因。修订法规的事件继续蔓延,与街头暴力混在一起,也笼罩在各种情绪宣泄和政治要求的表达之中。它以强大的政治能量爆发,也向外界暴露了香港社会中许多隐藏的矛盾。

为何香港会因为政府主导的立法活动而陷入旷日持久的政治内部冲突?社会贫富差距严重,传统产业的衰落和萧条导致产业空心化和经济结构日益单一,高端产业高质量资源的集中和垄断严重,金融业收入丰厚但职业门槛高,就业机会有限,房地产业话语强势,继续主导和扭曲发展, 导致长期无法有效改善广大居民的生活条件,年轻人没有就业机会短缺,但缺乏改善空间,工资水平多年没有调整,也没有上楼的希望(注:在香港,”

与此同时,内地经济的蓬勃发展和产业的整体提升,将香港与内地的产业分工从简单的垂直分工转变为平行的合作与竞争关系。这是世界经济和工业全球化背景下许多发达经济体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香港也面临重大工业转型带来的各种危机和挑战。需要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认真梳理、认真对待和解决。

目前,世界经济总体复苏乏力。香港作为世界上重要的贸易和商业中心,已经面临非常不利的外部环境。可以说,许多行业长期以来一直在激烈的竞争中挣扎。目前,长期的街头抗议经常导致航班停飞和机场关闭。一些国际会议和展览的组织者相继推迟了他们的活动。来港旅游、休闲和购物的人数也大大减少。极端暴力事件频繁发生,令香港各行各业陷入萧条。面对香港的混乱和严峻形势,很多业界人士担心,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香港不但会面对经济危机,甚至会面临生存危机。事实上,香港街头抗议自毁行为更像是一种摧毁自己未来的疯狂行为。这不但于事无补,反而加剧了香港的社会矛盾,令香港不断下沉,无法自拔。

第三个层面是,香港对内地的理解是刻板的,特别是内地的法律制度和法治实践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偏见和误解。修订《逃犯条例》的正常立法活动,加剧了隐藏在香港社会心底的各种忧虑。修正活动已经成为触发所有党派集体声音的导火索,然后通过街头运动释放出来。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法治国家进程的深入,内地的法治氛围日益浓厚,法治实践的政治生态得到了重建。官方和非政府对法治的要求和经验都显示出积极的趋势。法治实践的发展水平取得了长足进步和提高。特别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全面推进法治的目标,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治国、依法治国的共同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平正义、全民守法已成为法治实践的基本目标。建设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的形势已经形成。然而,香港回归祖国22年后,香港与内地的刑事司法互助问题仍未取得突破性进展。引发香港对内地法治的不公平评价和坚决拒绝,实在是一件非常不正常的事情。

无论从哪方面评估,这基本问题在回归后因为简单的拒绝而搁置了20多年,足以令两地的法律界人士感到羞愧。内地和香港在各个领域的迅速发展,以及两地之间的频繁交流,都不能被这些冠冕堂皇的谬论所阻挡。两地的法律制度必须不断完善,创造性的法律实践必须随着社会发展的步伐而进行,这是大势所趋。

然而,经过这次动乱,香港本身的法律制度和法律实践跟不上“一国两制”的发展,甚至达不到国家在新的历史阶段对香港的期望。香港回归祖国必然会导致宪政秩序的重塑和纳入国家治理体系。填补法律制度的漏洞,尽快填补现有的法律漏洞,建立香港与内地的制度联系,是非常必要的。平心而论,根据香港和内地法律专业的专业水平和法律执业者对法治实践的基本良知,寻求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是没有问题的。

黎智英(左)和马丁·李(右)等反对派领导人一度被怀疑去酒店“打包”外国客人。这些照片来自香港媒体。

事实上,现在煽动“反修正案”风暴的反对者正是那些呼吁香港和内地签署引渡条例的人,无论他们的立场和目的为何。香港回归中国之初,“张子江案”震惊了全香港。香港法律专业人士建议解决这个问题。出发点是容许香港居民因在内地所犯罪行而被引渡到香港受审。当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会议上,李柱铭向香港政府提出议案,理由是“逃犯危害香港的和平”,即促进内地与香港之间的罪犯移交。然而,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这项修订活动中,李柱铭在香港传媒发表了一篇文章,抹黑特区政府的正常立法活动。他写道,令人震惊的是,“移交逃犯的修正案将使绑架合法化,甚至摧毁香港这个自由的城市”。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这一修正案不仅为香港与内地、澳门和台湾的司法合作提供了制度支持,也是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区际司法协助模式和发展“一国两制”实践的需要。早在1998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就签署了《内地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关于民商事司法文书相互委托送达的安排》。1999年6月,双方签署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2006年7月,双方还签署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关于双方管辖的民商事案件判决相互承认和执行的安排》。香港回归20年后,最高人民法院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签署了会谈纪要,提出了建立两地民商事综合司法协助机制的共同愿景。2016年12月,内地与香港签署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民商事案件相互委托取证安排》,2017年6月,签署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婚姻家庭民事案件相互承认和执行安排》。香港与内地应采取有效措施,尽快填补刑事司法互助安排的空白,尽快实现两地的司法互助。这将为香港建设亚太国际法和争端解决中心提供有力支持。为粤港澳及海湾地区的建设和发展提供法律服务和有效保护。它还将为内地和香港经济社会的长期繁荣和稳定发展提供更加坚实有力的司法保障。然而,从立法委员会内部的冲突到街头抗议和暴力升级,这种正常的立法活动被生活所阻碍。

第四个层面是为何香港的立法修订混乱倾向暴力。从香港非法“占中”活动实施期间的非暴力基本情况,到旺角暴力升级为街头暴力抗议,再到今天的修正风暴,香港的社会运动越来越呈现暴力倾向。这种演变轨迹是观察和思考香港社会问题的重要视角。特别是在7月1日,立法机构的占领是通过打击立法会而实现的,这不仅成功地阻止了立法修正案的继续,而且创造了香港社会运动的纪录,并将台湾的“向日葵”模式复制到了香港。

香港回归20年后,这种模式已经悄然改变。

恐怕我们要认识到,这件事与香港回归20周年时形成的新局面密切相关。过去两年,特别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在解释《基本法》时第五次就宣誓问题作出明确声明后,以及在纪念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的洗礼后,香港社会对“一国两制”的实践有了更深刻、更全面的认识。这一历史时刻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以前的一些做法,或者在很大程度上弥补错过的一课。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社会治理和政治发展有所放松。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团结一致改善民生、致力于稳定发展的良好趋势逐渐形成。

特别是第五次“人大释法”后,梁松恒、游惠珍等议员在宣誓就职过程中因“侮辱中国和国家”的言行被取消资格。另外四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刘晓莉、罗关聪和姚严嵩也因违反法律宣誓而被法院取消资格(即dq,取消资格)。此后,在2018年香港立法会补选中,前泛民主党议员被取消资格的四个席位被当权派夺回,泛民主党只剩下两个席位。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意味着“人大解释法律”的权威已经确立。其基本内容已被香港社会接受,并在香港的司法程序和选举活动中产生了新的共识。

此外,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也对许多非法“占领中国”的案件作出判决,一些非常活跃的骨干分子受到相应法律的惩罚。这一变化向我们展示了香港特别行政区社会环境的一些变化。然而,这种转变让反对派感到非常担忧。他们担心自己的权力会逐渐削弱,生存的政治空间会被挤压,政治领土会不断被“侵蚀”。对于激进的政治力量来说尤其如此,因此他们将积聚力量寻找机会,为未来的反弹做准备。

此外,香港立法会一度处于半瘫痪状态。迫切需要对制度进行建设性改革,为社会治理提供有效的法律支持。在过去两年,香港立法会终于达到修改立法会议事规则的基本目标。这是管治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的有效措施。由于不择手段地使用集体缺席会议、不断计算人数和其他方法来扰乱立法会的正常运作,以及经常出现“拉车”和巡回集会,这将阻止一些民生法案,例如房屋建设和交通基础设施,在立法会正常审议。这对于防止反对派瘫痪立法会的运作,逐步使立法会的运作回到正轨,具有重要意义。这被视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陷入混乱的转折点。

广深港高铁“一地两检”照片来自香港媒体。

此外,广深港高速铁路“一地两检”条例的顺利实施,也为“一国两制”的扩展和《基本法》的实施提供了成功的范例。特别是在《基本法》实施后的20年里,在解决重大民生问题的同时,找到了发展《基本法》的途径。在草拟《基本法》的过程中,以及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初期,未来不可能全面考虑建设和制度设计的问题。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香港与内地的联系越来越紧密,高铁的建设也提上日程。迫切需要在系统层面做出相应的支持和突破。然而,在实践中,单靠《基本法》的条文并不足以解决这些问题。香港和内地不能对这些问题漠不关心,尤其是“同地同检”等新问题。正确合理的思路是,法律实践不应该成为一种机械操作,甚至是解决问题的障碍,而应该通过创造性的法律实践来推动解决问题,创造更加成熟的法律实践。在解决问题的同时,发展规律和降水规律将为今后相关问题的解决提供制度支持。

在“一地两检”的过程中,“三步走”程序设计巧妙地解决了实际问题。一是粤港达成“合作安排”,就港区设立、范围和管辖、应急处理、争议协商等机制达成协议。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批准“同地共检”的合作安排。最后,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地方立法予以实施。这种做法实际上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一国两制”开创了先例。这也是粤港澳台大湾区建设系统突破的有益探索和准备,该系统将于近期全面启动。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港珠澳大桥建设中存在的问题。经过五年的规划和九年的建设,这座55公里长的大桥是中国建设史上最长、最贵、最困难的跨海大桥,横跨伶仃洋,连接着香港、澳门和珠海。虽然建设已经克服了许多技术和体制上的困难,如水域管理、环境保护、建设安全、建设标准、投融资方式、警务合作等。,仍然有一些问题没有被突破。例如,通关模式是“三地三检”。从广深港高速铁路的“一地两检”中,未能形成对三地更有效的联合检查。珠海和澳门只采用了“合作检查,一次放行”的通关新模式。也正因为如此,港珠澳大桥未能充分发挥其潜力,未能释放连接珠江口两岸的枢纽工程的效果。当然,如果没有更大的突破,就会避免更大的批评和阻挠。可以想象,港珠澳大桥通车后,通关模式必须优化,否则这个投资数千亿的世纪工程和人类建设奇迹的社会效应和实际价值将受到严重限制和低估。

与广深港高速铁路的“一地两检”和港珠澳大桥的通关模式相比,《逃犯条例》的修订是为了在制度上取得突破,甚至实现港台、澳门特区和内地刑事合作制度的衔接。当然,这是针对更严重的罪行,而对于这种犯罪活动,如果你想实现逃犯的引渡,你需要满足许多条件,包括实质性条件和程序性要求。虽然是以谋杀台湾香港居民为基础,但为了解决起诉问题,有必要在“一国两制”实践中实现制度突破,这不仅是香港“一国两制”的实践,也是港台、澳门特区与内地的制度对接与协调。这个假设的确在制度上取得重大突破,但却引发了香港社会的忧虑和反弹。他们扩大了对内地的误解,使香港陷入集体焦虑。通过反修正运动的不断释放和发酵,一场大规模的政治风暴正在酝酿。

港珠澳大桥@ vision china

2019年2月18日,《粤港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发布,这意味着以实施《基本法》为主要内容的“一国两制”实践模式并行的新模式开始出现。这是广深港高速铁路和港珠澳大桥“一地两检”的延续。超大型工程项目的建设将推动体制创新和生活方式转变,推动“一国两制”实践呈现新的发展趋势。可以说,它们紧密相连,一步一步地联系在一起。客观上,“一国两制”的双轨实践模式已经形成,推动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走向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过去,以区别和隔离为基础的“一国两制”将转变为以合作和一体化为基础的“一国两制”。特区治理与区域治理相结合已成为新时期“一国两制”实践的基本主题。然而,香港的“一国两制”的历史进程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而香港的“修宪风暴”对这一进程造成了极大的阻力,极端的政治势力也不遗余力地想方设法地将这一进程戛然而止。这也意味着香港特别行政区在这方面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香港发行“搅春水”

此外,台湾因素已被纳入香港修正案争议之中。自20多年前香港回归中国以来,“一国两制”的实践已经从想象变为现实。它还应该承担促进国家统一的责任。它应为台湾、香港和澳门的“一国两制”实践提供经验准备和制度支持。然而,在过去数十年,香港在这方面显然做得不够。

与此同时,通过这场闹剧,我们也看到台湾坚决反对“一国两制”的顽固立场和它对“一国两制”的高度敏感、非理性和“污名化”的看法交织在一起。特别是,岛上的独立势力对“一国两制”怀有莫名其妙的仇恨,本能地否认和诽谤它。

今年1月2日,习近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身份,在纪念《给台湾同胞的信》发表40周年的讲话中,特别强调要探索“两制”的台湾计划,丰富和平统一的实践。他郑重主张,在坚持“九二共识”和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上,两岸各政党和各界应提名代表,就两岸关系和国家前途进行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达成制度安排,促进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这意味着台湾各界和政治组织可以通过民主协商讨论“一国两制”的台湾计划,并参与这一伟大的历史进程。然而,就在此时此刻,台湾社会,特别是绿色阵营中“独立”政治势力的极度担忧无疑加剧了。他们担心,利用大陆目前的实力,全力推动实现“一国两制”和国家统一的目标,将彻底暴露独立的政治谎言,危及他们的地位。一旦窗户被打破,“一国两制”不再是台湾的禁忌,而是台湾未来的选择。因此,民进党当局会尽最大努力对“一国两制”进行持续攻击,当然也会寻找各种机会发表负面文章。

港府启动《逃犯条例》修订实际上让绿营嗅到了一个“战机”。蔡英文政府趁机将此变成自己手中的枪和炮,无限放大诋毁,对“一国两制”实践疯狂报复,触动民众敏感的神经;他们不仅瞄准香港《逃犯条例》修订,还恶意将“祸首”引向北京。这也是为什么香港逃犯条例风波会闹得这么大的原因之一。深层次来

贵州快三投注 北京快乐8投注 上海快3

上一篇: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巴基斯坦会美国特使
下一篇:贝尔戈米:为国米在诺坎普的表现感到骄傲
热门推荐
猜你喜欢
A股成长之路